缶声

父母之恩

我很好接触的:

父亲是地道的中国男人,顾家、严肃、老派,包括他的爱有时也会显得古板。小学时,同学会在周末被父母领着去游乐场或者去踏青,父亲往往带我去听单口相声或者评书,一壶茶、一碟瓜子,就这样度过我的周末,以至于当同学们讨论着周渝民、言承旭,我依旧懵懂得只知道李伯清。每次提及这段童年经历,朋友总会唏嘘,但其实一点也不枯燥,许多道理我都是从那些无厘头的段子中学到的。

后来大了一些,父亲便鼓励我出去逛逛,他说我太安静,希望我活泼起来,就算是泼辣一些也没关系。他会带我去爬树、放风筝、抓只了,他说,他希望我安全健康,希望我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和胆量。父亲在乎我的成绩,但他反对无休止的学习,学生时期我一直有一个闹钟,提醒我学习一个半小时应该休息十分钟。我能感受到父亲的教育方式在改变,问起时他只说我长大了,应该学着自律。母亲私下告诉我,他是担心我过于内向,影响今后的人际交往,为此,他还买了一本关于家庭教育的书,每天翻读。

从很小的时候起,父亲就在教我分辨是与非。他会念增广贤文给我听,因为年纪太小的原因,有时候我并不太理解那些拗口的古句,他便会用白话文解释,或者带入评书中的包袱由我自己摸索。他教我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;也教我自古雄才多磨难,从来纨绔少伟男,他教会我所有人生中应该坚持与拒绝的,也教会我理解与包容。

母亲一定是我见过的女性中最美的一位,她爱笑,爽朗地笑。她总说我像父亲多一些,但其实我更希望自己如她那样,乐天知足、万事识度。自从我出生后,母亲便辞去了工作,毫不夸张地说,她这一生几乎一半的岁月是围着我打转的,小时候我学珠算、学琵琶、学画画、学书法,也都是她亲自接送,童年最愉快的记忆之一,便是坐在母亲的单车后座,讨价还价傍晚能否看大风车。

母亲与父亲最大的不同,便是父亲自小偏向教我古语道理,而她更热衷于陪着我晒太阳看童话书。在母亲心中,我是最可爱的小公主,即使倔强的我让她头痛,她也只认为那是成长的负作用,母亲很爱我,并且从不掩饰对我的爱,逢人便对我夸赞,会买比我还高的大熊送给我,虽然最后它沦落为父亲的枕头。

母亲读书不多,可她教导我的那些话,大概许多文化人也很难明白透彻。她说人生中最需要看重的不过三样,生命、家人与自己,只要做到了,哪怕你不是那么优秀,也一定不会是失败的人。我喜欢与母亲在一起,每时每刻都会非常快乐,即便是我极其稚嫩的时候,她也不曾摆出大人架子要求我,她说她没当过妈妈,什么也不懂,所以我要教她如何做妈妈,如同她教我怎么做子女。我最初的交换日记,是同妈妈一起的,约定好里面的内容是我们的秘密,不过我知道她总会第一时间分享给父亲听。

我始终认为,父母是我们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,他们给予的温暖和帮助,是世界上最权威最富有的人都无法企及的。世界至大,莫过于父母之恩。



评论

热度(184)